来栖

鸟言鸟语

惹,昨晚又做噩梦了,还是恐怖悲伤风的,怎么回事

这一夜连做两个噩梦,惹,还是现实的噩梦,醒来发现虚惊一场真是太妙了

草,我又在梦里哭了,不过倒不是因为学业,而是梦到了过去的事,还有已经离开的人

大概是我自我调节能力太强基本上什么事情都能找出理由安慰自己,就,现在内心平静,但是其实那些事情并没有被真正解决,就,平静中暗流汹涌,比如说我现在肚子很饿我等会要去吃刷酱饼但实际上我真正想吃的是烧烤这件事,嗯。

发个

想换板子,铅笔稿总觉得灰灰的,害,什么时候才能用上自己的挂件呢,不说了,准备相亲去了

lof不让我除草,那就,放弃

请,让我放假,求求了,明天考试我丝毫没有那种周末的愉悦感,不如说,步入考试周之后就一直处于抑郁状态了